手術只是一時,訓練才是一輩子!十字韌帶重建後的本體覺訓練👉超重要!

 

前十字韌帶重建後病友對於膝關節的疼痛、角度及肌力相當敏感,但卻會忽略「本體覺的運動治療(proprioceptive training)」,往往回去運動場上後,再斷掉或是膝關節退化的機率會高很多。

本體覺(proprioception)簡單來說就是…自己感覺的到自己!?更難懂了是嗎,不然做一個實驗:把眼睛閉上,站起來,然後舉起雙手手臂直到與地面平行後,跳一下。睜開眼,看看自己是不是變成殭屍了。

你不會懷疑這一切怎麼做到,因為一切太自然。其實在閉上眼睛的時候,大多靠的是本體覺協助完成動作,只是平常使用更多視覺回饋來達成而已。再舉一個例子:投籃時,一心看著籃框想進球,手臂會自然做出投籃動作把球投出去。一連串的動作不假思索,就是因為有本體覺回饋才做的到。

膝關節穩定系統相當複雜,其中很關鍵的就是前十字韌帶。

這條韌帶不僅是有穩定關節的效果,韌帶上還有許多的機械性受器(mechanical receptors)給予本體覺回饋。機械性受器負責接收到關節的方向及位置,讓我們可以調整肌肉的收縮。對於前十字韌帶斷裂的病友來說,機械性受器的損傷嚴重影響到膝關節的本體感覺回饋,使我們無法精準控制運動過程中膝關節的位置,很容易在做動作時,肌肉收縮反應時間變長(神經肌肉控制變差),導致來不及穩定膝關節,再一次受傷的可能性大大提高。

舉個例子:當我們瞬間快要滑倒時,會給予全身的關節和肌肉拉扯或壓迫的刺激,關節內的軟組織(如肌肉、韌帶等)本體覺受器回饋給腦部,腦部再下達命令控制肌肉收縮穩定關節,讓我們身體保持平衡,形成一個迴圈(loop)

由於前十字韌帶斷裂造成很多的本體覺受器也受損,迴圈因此變得窒礙難行。此時只能靠膝關節肌肉群的感覺受器來負擔關節內所需的感覺。透過「本體覺的運動治療」加強這個迴圈的順暢便顯得格外重要!!

 

以下就用治療所的一位膝友來看看怎麼練習吧:

 

開完刀後一年的患者Byrant(他自詡能像小飛俠Kobe Byrant一樣浴火重生!)一年前,因打籃球而弄斷左腿前十字韌帶,後來他做了自體膕膀肌複合體(hamstring graft)的重建手術

今年二月份(開刀完後約10個月),Byrant來治療所主訴說:

  1. 左膝的角度不夠,只有100度左右。
  2. 膝窩處好像有條線拉扯著,變得很敏感且疼痛。
  3. 肌肉力量不足,做重訓時大腿會一直抖。
  4. 另外走路沒什麼問題,但總覺得怪怪的,而且無法全蹲及跑跳。
  5. 最大的心願還是希望能回去籃球場上奔馳~

經過治療師評估完發現鵝掌肌群(Pes anserinus膕肌(Popliteus有腫脹發炎,還有些許的沾粘存在。我推測是他大腿前後側肌群因為無力,膝蓋穩定度不夠,導致站立期膝蓋伸的太直(直接關節鎖死),且沒有腳跟先著地的動作。

首先當然還要先處理角度問題:沒錯,就是凹腳(這是基本功,千萬別忘記)加上他髕骨的活動度不佳,嚴重影響彎腳時髕骨滑動的軌跡。透過徒手關節鬆動術及筋膜放鬆技術處理了髕骨、鵝掌肌群和膕肌,讓他在走路時更順暢。並且讓他練習腳底擦地板的動作增加膝蓋旋轉的活動度,別讓膕肌負擔太大導致反覆發炎。

 

再來是訓練肌力:這邊我比較喜歡用「閉鎖性訓練」,而且是在家裡就可以執行的動作。

使用閉鎖性訓練有三大好處

  1. 給予本體覺受器更多的回饋,強化神經肌肉控制。
  2. 更貼近日常生活的動作,如站、蹲、走、跳等等。
  3. 讓自己對於患者腳承重更有信心。

※題外話:滿多病友不敢使用坐姿踢直的機器

訓練四頭肌的力量,怕會造成脛骨與股骨相對位移導致移植物鬆掉,但只要經過物理治療師或是醫師評估之後就沒問題喔!如果還是很害怕就從閉鎖性運動,像是微蹲(mini squat)開始練習吧~

橋式:不像術後那麼的簡單。在腳跟下方放瑜珈球,將屁股抬起之後把球往外推在勾回來。(如果沒有球可以放凳子,把腿架高再抬臀)

單腳坐姿起立:健側腳離地,患側腳踩地起立。注意膝蓋不要向內扣喔!(如果難度太高可以調高座椅高度,或是讓健側輕觸地面維持平衡)

有次,Byrant在牽他的機車,一個重心不穩,用左腳單腳撐住了機車。當時他以為完蛋了…後來卻沒事,驚呼怎麼可能左腿有能力撐住破百公斤的勁○機車。我認為膝蓋的肌力強度逐漸練起來,現在需更加強化神經肌肉控制及增加大腦對於傷腿的自信心。

 

單腳「米」字型:患側腳放置中心,讓健側沿著米字線做移動。患側膝蓋可以彎曲。(進階:健側腿伸得更出去)

單腳摸物:患側腳單腳站然後雙手向前摸物,記得只要輕碰喔。(進階:物品放的得更遠或是放置不同方向)

氣墊上蹲:提供一個不穩定的平面,讓他更加強下肢的協調平衡。

(進階:蹲下後讓他傳接球,有些重量的更好,影片中是2公斤沙包)

當然也是有手癢的時候拉~就讓他練一下墊步接球過一下乾癮哈哈!

後記:

Byrant在受傷之前是籃球健將,訓練過程中發現他的核心相當穩定,而且他對於身體自覺相當敏感,能感受許多微小的角度變化。Bryant每次來治療都會分享會去之後的身體改變,也很積極復健(他自己說都會在路上觀察每個人行走的步態,反覆模仿改善自己)所以我對於他的狀況保持滿樂觀的態度,相信不久的將來可以再看到他回到喜愛的球場上打球。

另外,我想補充前十字韌帶重建病友復健的進度差異性很大,常看到臉書病友版上擔心自己的進度太慢或是太快?!但只要跟隨著開刀醫師或是物理治療師給出的計畫去執行就好。每個人都是走在自己復健的time zone上,不必太擔心喔~

By 蕭卲軒 物理治療師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